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凤瑶小说网 >> 明人不说暗恋 >> 高考(一)

高考的前一天, 夏九嘉去墓地, 看妈妈。

他复印了准考证条形码,一起烧了。现在烧纸也讲科学。最开始在坟地里烧,后来又要求在焚烧区烧, 再后来只生起一个大的炉子, 大伙儿全都把东西丢到里面, 不过不管怎样总归火星四溅、尘屑乱飞、气味十分呛人。而今年呢,市殡仪馆开了几条长传送带, 叫作“天堂邮局”, 来祭拜的人将东西放在上面, 传送带会运到炉顶, 倾倒、焚烧。

夏九嘉将复印的准考证等塞到纸钱堆中,与旁人一道,看着传送带渐渐地升高、远去。大棚子里火光烈烈,他那一包到最上面,而后消失。

他又进入墓地,一路上用两只眼睛随意扫视别人墓碑, 再次发现——卒年生年相减, 每个人都比妈妈长。

到了墓碑, 夏九嘉又拿出清水, 将墓碑上面、周边仔细抹过, 摆好花束, 四周撒上花瓣, 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垂着头说:“妈,明天后天高考……马上要上大学。”

念叨两句,又道:“还有件事……我在恋爱,他叫沈曦,不完美,第二有时第三第四……但我很喜欢。”

末了:“妈妈,您能见见沈曦多好。”

因为想说这件事情,他没有让他爸爸陪,独自前来。

虽然如今旁人已经看不出来他的孤单,可还是孤单。其实任何亲密关系都没办法真正填补那片缺漏,毕竟每种爱不一样,可他又老想填补,于是有点绝望,便试图从沈曦那索取更多,幸好沈曦总付出一切。书中总说“觉得妈妈刚走不久”,可夏九嘉感到已经过了百年,备受煎熬,久到害怕去想10年20年以后那份孤单有多绵长。

妈妈去世那年他已并不懵懂,从没有把毛绒玩具想成妈妈,一直很乖巧、很懂事,学家务事,帮爸爸把家庭打理得很干净,也从没有告诉别人自己单亲。可是初一那年,有次,他在老师教研室前听到班主任在里面与人聊天,说:“没爸爸的孩子常常看不出来,但是没妈妈的孩子一眼就看得出来……我们班上那夏九嘉,穿的衣服、带的午饭……哎,一看就知道……”当时他在大门外面泪如倾盆。

他这总是想当“最好”的性格也许也与儿时经历密切相关——想从其他地方找回一些幸福。

夏九嘉叹气,再次告诉自己“生命有尽头又如何呢,爱没有尽头,就足够了。”

…………

晚上,班级群里杨树果又一遍一遍强调高考“不要马虎”。

而后全体同学互相加油。

在喧闹中,忽地,杨树果又插-进一句:【同学们先停一下。美术老师有段话想告诉大家。我复制来。】

六班同学:“???”美术老师?R中只有高一开设美术课程,那个总讲一口超土东北话的老师很久未见,只记得她RY不分,管“人”叫“银”,动不动就“咱们中国银”“咱们CC银”“咱们R中银”。

接着,杨树果便贴来一段,不长:

【同学们,明天加油。今晚老师想讲讲自己的事。上高中时,家里面叫老师报考艺术学院,学美术,老师大哭、不干,要上普通高中。可后来呢,上师范,被调剂到美术专业,兜来兜去都没绕开,现在也不错。老师后来常常觉得,冥冥当中存在着“命”。因此啊,别太有压力,命运会给你们最合适的安排。】

这一大段肺腑之言叫一些人陡然轻松。大家纷纷打字:【谢谢张老师。】

“……”夏九嘉关掉手机,放到书房,确定机械闹钟还在正常运作,定好时间放在床头。

而在家里另外一间卧室当中,夏永和却捧着手机,设了五个闹铃塞在枕头底下,想想不太放心,把旧手机翻出来,又弄了五个,心想家里少一个人就是少道保险。

CC旅行已经恢复运营,只是取消大半线路,他也已经开始上班,不过最近都带日本团韩国团,传统上讲出事几率比较小。

…………

第二天一大早夏永和开本田车送儿子赶赴考场。

出院子外的小路时和一辆车正面怼上。那路很窄,坑坑洼洼,一边停满了私家车,于是进出的车只能共用一道。对方司机叫夏永和退回后面,夏永和表示“要送考生去考场”,对方听了,默默踩油门、倒车,给两个人让出路来——那个司机平日未必非常善良,但在这种时刻总归想当好人。

一路上车不多不少。夏日阳光铺天盖地,树叶草地绿油油的。

CC市区不大,一对父子没多会儿便到68中门前。夏九嘉打电话,沈曦晃晃悠悠从阴影里出来。

两人都把手机给夏永和拿着,最后检查准考证、条形码、铅笔橡皮和中性笔等等,便与爸爸挥手告别。

大门口安检排队,夏九嘉与沈曦又是随口聊天。

沈曦提着透明袋子:“听说3号那天,余忠善在30班的最后一节语文课上还让大家背诵诗词……”R中领导认为余忠善的方法不适合带高三,因此近年都叫余忠善教高一实验或火箭班,然而R中重理轻文,去年跑了几个老师,变动剧烈,同时文科班的数量达到史无前例的6个,这才叫他重带高三,是30班——文科班里最差一个。

“啊?”夏九嘉纳闷,“不像他的风格。”

沈曦低低一笑:“他自己写的诗词。一共四首,每首八句,包含全班所有同学的名字还有特点。谁高谁矮谁胖谁瘦,谁爱唱歌谁爱跳舞,谁打篮球谁踢足球,谁爱缺课谁爱迟到,谁上课爱讲话谁上课爱睡觉……都在诗里,他带着大家背,听说最后全班哭声成片。”

夏九嘉:“……”

余忠善、杨树果,是不同的老师。

夏九嘉知道有坏老师,但在R中他没有遇到过。余忠善爱教学生做人做事,而杨树果喜欢叫大家学习学习再学习、考试考试再考试,余忠善的班级每天开心、高兴,杨树果的则是压力大分数高,他自己在这个年纪无法评价是非曲直。

两人说着通过安检。

里面,68中教导主任一见沈曦进去,居然大叫一声:“沈曦??!!”

那个语气,仿佛在说:“魔王!!!”“魔王又回来了!!!”

“???”沈曦转头,说,“呦!江老师!”

教导主任:“…………”

沈曦拍拍夏九嘉肩:“这我对象,好不好看?”

“…………”教导主任要晕,可是还在安检,不能晕。

走过教导主任,夏九嘉问:“你当年都干什么了?他讲话时那语气……嗯……”

“也没什么吧。”沈曦回忆,“初一有回大雪过膝,地上很软。他打出租过来。他一下出租车,我一个扫堂腿,把他扫倒了。从后往前扫的,正好踢在脚后跟上。”

夏九嘉打断:“你这人……”他非常不解:沈曦爸爸大学教授,妈妈国企老总,孩子居然熊成那样?

沈曦还挺有理:“初中性格比较皮,现在当然不会那样。”

“你前两天还用水球打了校长。”

“那不为了给你出气?”

“……”

“冻宝,”沈曦抓紧一切机会甜言蜜语,“我从不成熟到成熟的分界线,就是喜欢上你的那一天。”从那一天起,他想变得更好,想变得能配得上对方,想变得有被爱的资格。

夏九嘉的手指紧紧攥住袋子:“肉麻。”

“反正才18岁。”

两人一边走过操场、楼梯、走廊,沈曦一边讲述自己当年的事:“看那秋千,有10米高,我当时特别喜欢踩在秋千上面荡到与地平行,万一没抓严实、飞出去,可就死翘翘了。”“哦,我初一还开班授课,教人爬杆啥的……场面火爆,外班同学都抢着报,恭恭敬敬叫沈老师。”“看到隔壁的楼没有?那是一个封闭技校。当时68中不让踢球,我们就总跳墙过去玩儿。有回被技校的一群老师扣了,一顿拳打脚踢……班长体委跪下来求都没有用,各种威胁也没有用……我趁他们揍别人时溜了,打电话给几个家长,让他们赶紧救人……然后也没回去,回家了。他们发现沈曦没了,还特担心,哎……最后是班长说沈曦绝逼溜了。他真了解我。”

夏九嘉听着那些沈曦风格的事,觉得好像正在重走沈曦当年的路,有点儿温馨。

两人考场不同,他们在四楼前亲吻、祝福,约好考完再见。亲吻一触即分,不理旁人。

9点钟到,第一门是语文。

夏九嘉非常认真地答。先是论述类文本阅读、实用类文本阅读,觉得每道题都有把握,又翻到文学类文本阅读。其实在他看来“文学类文本阅读”并不绝对公平。对于“文学”来讲,能否与作者产生共鸣、能否对文章产生感触,因人而异,像他特别喜欢《追忆似水年华》,沈曦就不喜欢。幸好这篇文章夏九嘉挺能看进去,而且题写多了知道路数,主观题每一道都列上一二三四,宁多不少,争取不丢分。再后面是文言文阅读……夏九嘉文言文看的多读的多,没有一句不懂。他看得出,这文言文阅读具有相当难度,因为其中有个特殊难点——加标点。普通人看有标点的也许能懂,但一旦去掉了,至少80%就懵了。而最后那个值10分的两道“翻译”,其中一道居然就是没标点的这个句子!也就是说,如果前面没分,后面也没分。

写过“古代诗歌阅读”,到“名篇名句默写”。最后一题超纲,语文课本没有,而夏九嘉正好读过,建安七子当中最最著名的诗,于是唰唰填上。

写完“语言文字运用”,终于来到“作文”。

作文又是有关过去、现在、未来,叫学生们遥想以后。

沈曦肯定又要搞个科幻小说,夏九嘉想。

他很清楚这类作文如何可以得到高分。非常简单,另一版本新闻联播,大家生活富裕、精神富足,日常生活一天好过一天……那“美人儿”语文老师曾叫大家多次练习。

但夏九嘉提笔以前突然觉得挺没意思。

于是他当真根据曾读过的中西方的社会学家写的文章,努力预测“思想更加宽容、行动更加自由”时的情景,其中不少都是阅卷老师那辈很难接受的事,比如“婚姻消亡或者几近消亡”,与传统观念格格不入。他还在预测未来的同时反思当下的问题,最后讨论那个“将来时”可能诞生的挑战。

挺High,写完方觉有点过火。

“……”也没法改。

想想自己想学新闻、想当记者,夏九嘉头一次发现,沈曦真是“皮中带稳稳中带皮”,而自己呢,一向是“好学生”,貌似循规蹈矩,灵魂深处却是一身反骨。

不过算了,也未必真有影响,好好考接下来的。

下午数学同样难度高于往届。

不少题要转几个弯。

对选择题,夏九嘉还是连计算带排除,双保险。填空题,迫于题干长度,设计并不特别奇葩,也不错。

到大题,夏九嘉稍有点紧张。

立体几何、解析几何、函数……一道一道,解开弯弯绕绕,想出清晰步骤……答案呈现,缓缓推进。

他一向专注、认真,整张试卷甚至没有任何涂改,一行行很整齐。

监考老师收卷以后,夏九嘉也收拾纸笔。他看见监考老师一张一张检查考生们的姓名、准考证号、条形码,而每翻起一张,夏九嘉都发现——背面或多或少空着、没写,有人空一两道,有人空一整面。

“???”他想:今年这么难吗?

虽然的确有点绕……

出门,虽然人潮汹涌,夏九嘉却一眼见到沈曦人影。

“沈曦,”他问,“考得如何?”

“挺好。冻儿呢?”

“也挺好。”

两人拔脚挤出人群。

也许因为沈曦皮相过于扎眼,他一挤上马路便有一个记者猛冲过来采访!!!

他说:“同学你好,我是CC一台记者。请问,对你来说,今天语文数学困不困难?”

“对我来说???”沈曦回答,“特别简单。”

对他来说,1977年恢复高考以后全部特别简单,再之前不知道,没做过。全国I卷他都老考满分,别说全国II卷。

记者又问:“那有没有不会的题?”

“没有,”沈曦双手插兜,“全会。”

“那有没有不敢肯定的题?”

沈曦继续接受采访:“也没有。全会就是全会啊亲。”

“好,谢谢同学,祝取得优异成绩。”

“谢谢谢谢。”

CC一台是个大台,而高考又是件大事。

当晚,沈曦的脸在电视上频繁出现。

“今天语文数学困不困难?”“特别简单。”“那有没有不会的题?”“没有,全会。”“那有没有不敢肯定的题?”“也没有,全会就是全会啊亲。”听得市民耳朵生茧。

关键是,这小帅哥实在不像一个学霸,带着墨镜,吊儿郎当,黑色衬衣,袖子上有金色暗纹,两手插兜,骚到不行,讲话痞里痞气,更像一个混混流氓。

…………

第二天CC有雷阵雨。两人穿着雨衣、打着雨伞、戴着鞋套走进68中,发现不少同学穿着两件雨衣还打个雨伞,也不知道有多怕湿。他们再次亲吻、祝福,约好考后相见。

沈曦想到今天过完就能跟冻儿过上那种生活,有点激动,嘴角带笑,一颠儿一颠儿走进自己考场。

正在搜寻新的座位,沈曦突地感觉不对:有杀气!!!

抬眼一瞧,全体考生都在看着自己并且窃窃私语,明明互不认识,却有本事将窃窃私语转为人声鼎沸。

沈曦:“???”

干嘛???

他仔细听,发现议论都差不多:

“就他,昨晚上说语文数学都特别简单的大傻-逼……”

“我爸妈一直问,怎么别人说特别简单,我说特别难,我去,那大傻-逼……自己傻-逼,坑了全省……”

※※※※※※※※※※※※※※※※※※※※

高考啦,这章发100个红包~

喜欢明人不说暗恋请大家收藏:(www.icmfgs.com)明人不说暗恋凤瑶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明人不说暗恋最新章节 - 明人不说暗恋全文阅读 - 明人不说暗恋txt下载 - superpanda的全部小说 - 明人不说暗恋 凤瑶小说网

猜你喜欢: 娇软美人[重生]大佬穿成炮灰(快穿)别和投资人谈恋爱帝国强力联姻(星际)你肩膀借我跟男神离婚以后[娱乐圈]雇主观察日记我的天才女友文学入侵沉溺我被自己蠢哭了[重生]病娇大佬求放过[快穿]穿成首富小娇妻柏先生的定制女友计划我养大了世界首富女配是重生的回到过去深渊对峙超级大脑(快穿)我哥是大佬[快穿]太子爷今天又被逼吃软饭了不正常博物图鉴小乖崽[重生]无污染、无公害重生之豁然民国小商人
完本推荐: 修真聊天群全文阅读野外求生直播间[美食]全文阅读电影世界大抽奖全文阅读快穿金牌女主在狩猎全文阅读酒神全文阅读凤回巢全文阅读最强神话帝皇全文阅读医者无眠全文阅读这个地球有点凶全文阅读清穿之太子娇妃全文阅读黑天全文阅读偷天全文阅读超凡兵王全文阅读我的1979全文阅读盘龙之我是林雷老妈全文阅读我是女配她哥[快穿]全文阅读全球饥荒,我的农场能无限升级全文阅读炮灰通房要逆袭全文阅读深夜书屋全文阅读撕天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开局十连抽然后无敌诸天之发丘将军天作不合从拒绝给小舅子买房开始娘娘每天都想暴富首辅娇娘大魔王娇养指南九叔世界的术士万道剑尊剑卒过河我真不是魔神过度沉溺他从地狱里来穿越诸界之最强赛罗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红楼之逆贼薛蟠小可爱,放学别走大唐不良人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皓玉真仙姑娘她戏多嘴甜掌柜攻略某综漫的神圣右方大佬她马甲又A爆全球了文明重启:我,外挂玩家Moba:随机一个位置无敌梦幻西游:超级妙手空空方尖碑穿越诸天万界之国家做靠山(快穿)炮灰的人生

明人不说暗恋最新章节手机版 - 明人不说暗恋全文阅读手机版 - 明人不说暗恋txt下载手机版 - superpanda的全部小说 - 明人不说暗恋 凤瑶小说网移动版 - 凤瑶小说网手机站